首页 教育 教育资讯

高校表白墙成新崛起的社交平台

2019-09-23 10:20 中国青年报 莫颖琳

摘要:至于表白墙走红的原因,“可能是在贴吧和论坛这些原来很火的校园社交平台没落后,受众转移到了QQ空间的表白墙上。”偷拍类表白模糊了公共和隐私的边界 随着表白墙在校园的走红,使用人数的增多,一些大学的表白墙也出现虚假信息横飞的乱象。

“墙!我想表白一个昨天在食堂遇到的女生,穿黑色衬衫、牛仔裤,想认识她。”“墙墙,我想问一下有人明天早上一起从学校拼车到机场吗?”

“在家靠父母,在学校靠表白墙。”湖南大学大三学生贺朝口中的表白墙,不是学校里真实的一堵墙,而是一个名为“表白墙”的QQ应用,本校同学添加该表白墙的运营者为QQ好友后,可以给其发信息,“表白墙”运营者看到消息后截图发表到空间动态,便可以实现跟同学表白、征友、分享等情感社交功能,还能解决失物招领、拼车拼团、求票求书等生活问题。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学校的表白墙都有上万的粉丝和上千万的访问量。主打情感社交功能的表白墙为何能走红大学校园呢?

表白墙里“海底捞”成校园一景

对于不少95后、00后来说,微信是用来付款的,QQ才是他们聊天社交的主阵地。

今年5月,社交软件QQ发布《00后在QQ:2019 00后用户社交行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一半的QQ会员是00后。而表白墙的出现也正是依托于QQ空间的一款应用。

学生自己就可以注册表白墙账号,本校的同学添加该账号为好友后,发送的消息经过编辑审核,就会被发布在表白墙的空间动态中,供同学们围观和讨论。

张林是广西大学的表白墙账号相约西大·表白墙的运营者,也是创建者。2015年,刚读大学不久的张林就和同学建立了相约西大表白墙。一开始,他和一名女同学共同运营这个表白墙账号,由于知道这个账号的人不多,一天也收不到一条投稿,他们就主动向身边的同学推介宣传。

那时,张林的同学林瑄遇到了感情烦恼。她在上校选课时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她偷偷拍下这个男生的照片,却没有胆量上前问他的联系方式。

张林知道之后,鼓励林瑄向表白墙投稿。经过一番挣扎,她决定匿名试试,“墙,我想问一下这个男生有女朋友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这条投稿被表白墙发到了空间,没想到很快被她喜欢的男生看到,两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后来,林瑄经常会给表白墙投稿,讲述和男朋友在恋爱过程中的甜蜜小事。

随着此类投稿越来越多,表白墙的空间访问量也从每天的几十人上升到上千人。很多学生怀着美好的愿望,希望有一天也能看到自己的故事上墙,更多的人则是喜做吃瓜群众,在这里看别人的恋爱经历。

在广西师范大学表白墙运营者郑蓉看来,现在一些大学生急着脱单,可平时又太宅,懒得参加社团活动。表白墙的匿名性避免了现实中接触可能会出现的一系列尴尬,面对网络这堵“墙”,寻找对象时既产生了新鲜感,又保持了神秘感,聊天觉得不合适的话,停止沟通也不会觉得尴尬,“这比现实中问联系方式付出的成本要低很多”。

“相比微博,我会更喜欢在学校表白墙投稿。”广西大学大二学生徐文秀说,在微博或微信朋友圈上分享心事,因为有亲友关注,她会有选择地将开心而美好的事分享出来,而表白墙的用户都是大学生同龄人,评论区讨论大都比较理智,不会像微博有时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留言,也不会像微信朋友圈,一有风吹草动爸妈就会紧张地打来电话表达关切,她可以在这里轻松地吐露心迹。对于大学生来说,表白墙更像是一个同年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相似人群的封闭社交圈。

越来越万能的表白墙

采访中,记者发现很多大学的“表白墙”账号都保持了较高的热度:广西大学的相约西大·表白墙有2.3万名粉丝和2000万访客量;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表白墙有2万名粉丝以及3437万访客量;山西大学表白墙有1271万的访客量。

除了发挥本校同学情感交流的“树洞”(意为吐露心声的地方)功能,随着使用人数的不断增多,表白墙账号每天会收到上百条信息。有倾诉烦恼的,有寻求帮助的,还有学习交流的。除了表达爱意,这面墙变得越来越万能。

在运营表白墙的过程中,张林发现,并没有那么多的人每天想要进行情感表白,日常他收到最多的还是各类求助信息。张林认为,表白墙就是一个小圈子,大家都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大家遇到的问题有一些相似,所以遇到求助时大家都会比较热情地在评论区解答。

广西大学大二的学生何宇曾经在学校里丢了个钱包,里面装着自己的身份证和部分现金。正当他准备向表白墙发消息寻找失物时,就在表白墙的投稿里看到了有人捡到他的钱包并寻找失主,还留下了联系方式。从丢失钱包到拿回钱包,何宇才用了不到半天。

“表白墙其实是贴吧的更新形式,在贴吧几乎退出校园的社交圈之后,表白墙代替贴吧提供学生关心的校园信息服务。”广西大学大三学生何佳说。至于表白墙走红的原因,“可能是在贴吧和论坛这些原来很火的校园社交平台没落后,受众转移到了QQ空间的表白墙上。”何佳分析。

除了单纯地把同学们的投稿发到QQ空间,表白墙的运营者还会想办法尽量解决同学们遇到的各类问题。

山西大学表白墙的负责人林婷有一次收到一个本校女生发来消息说,自己得了抑郁症有轻生的倾向。看到女生发过来的诊断书和处方笺,确保不是恶作剧后,林婷立刻联系上了片区民警,在民警的帮助下,找到了那个女生,确保了她的安全。

2018年,张林所在的学校为了能在校庆前完成学校改建工程,校园一天24小时都在施工。由于噪音太大,很多同学晚上睡觉时经常被吵醒。在收到多条吐槽消息后,张林把情况反映给了学校的团委老师,校方因此做出了施工时间的调整。

张林认为相比学校的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表白墙的运营者因为是没有特殊职务的普通大学生,在同学眼中更接地气,也更容易沟通。如果表白墙的运营者善于跟校方和社会资源打交道,这一平台可以在引导舆论、解决社会问题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偷拍类表白模糊了公共和隐私的边界

随着表白墙在校园的走红,使用人数的增多,一些大学的表白墙也出现虚假信息横飞的乱象。山西太原网警就曾经接到过老师和同学们举报表白墙上存在交友类诈骗信息,在被太原网警警告之前,山西高校表白墙联盟发交友类的投稿,基本没有太严格的审核,这也给了校外人员假借校友之名对学生进行诈骗的空间。

为了消除隐患,如今在征友类的投稿中,山西大学表白墙的运营者都会要求对方发自己学生证或者毕业证的照片进行审核,“这样我们至少能保证对方是本校的人。”林婷说,但是除此之外,她们也没有更好的防范措施。

此外,在情感表白类投稿中,因偷拍引发的肖像权侵权等问题也屡屡发生。

一位表白墙的运营者王波就遇到这样一件事。一次他收到一条投稿,拍的是位漂亮女生,并附上文字说“墙,我想求这位女生的联系方式,匿名”。没有多想,他就把这条信息发布出去了。

很快,这条寻人帖被多人点赞、评论。有人留言说“好漂亮”“同求联系方式”,也有人评论说“我觉得挺一般啊”之类的话。

几天后,那名女生找到王波:“可不可以请你删了我的照片?”她表示,自己看到那条帖子和评论后,感到很不舒服。以至于走在路上,别人多看她两眼,她都觉得自己好像在被人围观、偷窥。

经历了这次事件,王波认识到 ,网络使本来就不大的学校变得更加小了,用不了几次转发就能找到一个人的所有信息:系部、专业、班级。网络的便捷让人模糊了公共和隐私的边界,觉得偷拍美女、帅哥,不过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却没有人考虑过被拍人的意见。之后,他决定不再发布带照片的寻人帖。

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训智说,网络侵权的现象在日常生活中时常会发生,《国家民法总则》的111条已经明确规定公民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他认为,没有经过他人同意就公开一些他人信息,会侵害信息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如果要公布他人信息途径需要合法,不能采取偷拍偷录的形式,不能非法收集使用。另外,如果平台在发布投稿时,没有经过严格审核,不经过本人同意就发布投稿,平台是负有连带责任的,如果被起诉的话平台和偷拍者会被当成共同被告。

刘训智认为,如果遇到了这种情况,被偷拍者首先要和偷拍者或发布信息的人协商,要求对方停止侵害,把发布出去的帖子或者照片删除,以消除影响,如果造成了损失可以要求对方赔偿损失。如果协商不成可以到相关部门进行投诉,还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大学生均为化名)(谢洋 钟坤燕)

责任编辑:莫颖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