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悦读

我的阅读之旅

2019-09-23 14:25 云浮日报 秦小青

摘要: 从《诗经》的凄美故事到《离骚》的浪漫情愫,从《西游记》天马行空的幻想到《水浒传》荡气回肠的豪情,从《三国演义》的家国天下到《红楼梦》的儿女情长,从《悲惨世界》的现实残酷到《堂吉诃德》的荒诞滑稽,各种书籍似乎总有无法抗拒的魔力,让我陶醉,让我沉迷,让我无法自拔...

云浮市邓发纪念中学高二(13)班  邓柏松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               ——题记

从《诗经》的凄美故事到《离骚》的浪漫情愫,从《西游记》天马行空的幻想到《水浒传》荡气回肠的豪情,从《三国演义》的家国天下到《红楼梦》的儿女情长,从《悲惨世界》的现实残酷到《堂吉诃德》的荒诞滑稽,各种书籍似乎总有无法抗拒的魔力,让我陶醉,让我沉迷,让我无法自拔地翻过一页又一页,在多少个已然消逝的日子里与我为伴,像老师又像朋友。

小时候,我喜欢看书,常常因为得到了一本新书而心满意足,小孩都爱看童话,我也不例外,特别是有插画的童话书令我着迷,其中最让我爱不释手的书是一本彩图版的《小王子》。天真的外星小王子,聪明的狐狸,娇羞的玫瑰,还有置小王子于死地的蛇,这些人物形象都还历历在目。当时还为小王子的死伤心了很久呢。小孩子只是看故事,未能体会更深层的含义。其实《小王子》是在爱与责任的认知中凸显交往的真谛,是对成人价值观的抨击。现在想想,看懂了小王子的自己是不是已经没有了孩提时的童真?

上小学后,语文课本也逐渐出现吸引人的一些文章。迅哥儿后来有没有再遇到闰土,春天到底在哪里,这些都成了我心中的未解之谜。原来课文也这么有趣。往后,每当发新课本我都要先看一遍,遇到有趣的文章更是反复研读。记得是在小学,我得到了一本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好深奥,看不懂,还是冰心奶奶的《繁星·春水》好看,我总是用一些碎片化时间来读这本书。一首首小诗赞美母爱,颂扬童心,在当时它构建了我对爱的认知,它像甘霖一般滋润了我的心田,使一棵刚刚萌芽的幼苗在我心中茁壮成长。虽然后来也读了诸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鲁滨逊漂流记》《格列佛游记》的书,但总觉得没有《繁星·春水》那样给我爱不释手的感觉,所以若说小学阶段我最喜爱的书,必是《繁星·春水》无疑了。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是金庸先生给自己14部小说写的一副对联。武侠小说作为许多家长口中耽误学习的祸害,在我心中却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血气方刚的男儿最爱这种热血的作品。金庸的书中有身怀绝技的书生,剑客,尼姑,道士,和尚,喇嘛,疯癫者,有深藏不露的乞丐,多情温柔的美人。各色人物,纵横于快意江湖之间。自由逍遥的江湖对一个叛逆期的少年该有多大的影响啊?

高尔基说:“我读书越多,书籍就使我和世界越接近,生活对我也变得越加光明和有意义。”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书籍于我如星辰之于夜空,夜空也许可以没有星辰,但,有星辰的夜空不是更美吗?  (指导老师:刘小献)

责任编辑:秦小青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