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悦读

浅谈贾环 ——读《红楼梦》有感

2019-09-24 14:11 云浮日报 秦小青

摘要:这个年纪的贾环,正处于青春年华,童心未泯,宝玉也曾与丫鬟们赶围棋,却被凤姐冤枉自己不尊重,尽学些歪心邪意,无缘无故又受了骂,尽管听得出凤姐在贬低自己,抬高宝玉,但素日怕凤姐比怕王夫人更甚,还是不得不唯唯诺诺地认罪。

云浮市邓发纪念中学高二(13)班  邓与童

在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宁荣二府里,看得见的大观园,看得见的花容月貌,友善和睦;看不清的,却是那深不见底的浑水,阿谀奉承的嘴脸,阴狠狡诈的交易,可怜可叹,唯有那大门口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

纵观《红楼梦》全书,我想谈一个不太出众却描画出彩的角色——贾环。他为赵姨娘所出,贾政第三庶子,是贾宝玉同父异母的弟弟。让我对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第20回中,他被骂了4次。

贾环过来与丫头们赶围棋做耍,输了却拿钱赖账。莺儿满心委屈,“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我和宝二爷玩,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贾环不服气地哭着道:“我拿什么比宝玉呢。你们怕他,也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贾环知道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比不上宝玉的好,对自己的身份感到怨恨,连一个小丫鬟也可以对他指指点点,抱怨同人不同命的悲哀。这是第一骂。

接着,宝玉来了,看见他哭,心里一阵烦:“大正月里哭什么,这里不好,你别处玩去。你天天念书都念糊涂了,你原来是取乐玩的,既不能取乐,就往别处去再寻乐玩去。”贾环正委屈,遭到哥哥劈头盖脸又一骂,赶他离开,何必留在这里丢人现眼,自讨没趣,“是以贾环等都不怕他,却怕贾母,才让他三分”无奈自己没哥哥高贵,也不讨贾母喜,只能咽下苦水,灰溜溜走了。这是第二骂。

回到屋子里后,贾环跟母亲诉说:“莺儿欺负我,赖我钱,宝玉哥哥撵我来了。”他本想得到母亲温暖的怀抱和贴心的安慰,却不曾想,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谁叫你上高台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玩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母亲歇斯底里地破口大骂,无情地鞭打着他原本就敏感脆弱的心灵。他不但没有缓解内心伤痛,更是被撒上一把盐,让心更凉,对未来和生命更无望,连最基本的母爱都不复存在了,还能指望有谁能真正疼爱他呢?这是第三骂。

正说着,凤姐在窗外过,听在耳里都看不过去这样喝骂了,赵姨娘话语足够的恶毒和冷漠挥发得淋漓尽致,但她仍对贾环道:“你也是个没气性的!你不听我的话,反叫些人教得歪心邪意,狐媚子霸道的。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心。”“恨得你哥哥牙根痒痒,不是我拦着,窝心脚把你的肠子挖出来了。”这个年纪的贾环,正处于青春年华,童心未泯,宝玉也曾与丫鬟们赶围棋,却被凤姐冤枉自己不尊重,尽学些歪心邪意,无缘无故又受了骂,尽管听得出凤姐在贬低自己,抬高宝玉,但素日怕凤姐比怕王夫人更甚,还是不得不唯唯诺诺地认罪。这是第四骂。

贾环从一出生就注定了悲哀,姨娘所出,嫡庶差异,导致身份低微;因为财产继承,王氏姑侄处处打压,生活处境艰难。曹雪芹用干净利落的语言绘画出一个困在封建凡世欲反抗挣脱却苦苦找不到出路的卑微庶子形象,顶头上有着一个含宝玉神物出生的嫡兄贾宝玉抢走关注和亲人的疼爱,母亲的言语粗俗,搬弄是非,阴险狠毒,父亲的漠视和贾母的不喜,没有给他一个温暖的童年,为他以后的性格造成非常重要的影响,让他漠然对待生活,使他形成了一个和他母亲一样卑劣势利的人格,最终被社会阴暗同化。

他让读者恨得牙痒痒,又让人深表同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与其说作者在大肆渲染地描写贾环的卑鄙,还不如说他在描绘社会的悲凉,这本书里没有一句废话,一环扣着一环,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每个人最终都是以悲凉的结局收场,因为生存在这个黑暗腐朽的社会里,这注定是一场悲剧,一场荒凉而无法挽回的悲剧。

本文抓住贾环被骂了4次,来体现“一个困在封建凡世欲反抗挣脱却苦苦找不到出路的卑微庶子”形象。长辈的不喜,母亲的势利,社会阴暗等造成了他卑劣势利的性格,为“这注定是一场悲剧”而深表同情。

——市邓发纪念中学教师  刘小献

责任编辑:秦小青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