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悦读

斫柴记

2019-10-10 10:26 云浮日报 赖秀梅

摘要:“裁柴”(把斫好的柴裁成长短匀称的段)最见刀功,功夫高者,根根刀口整齐,长短划一,装进柴格子,垒在屋墙前,就像用机器切割的一般,齐崭崭的,看起来十分的爽心悦目,叫主人觉得很有面子;

廖立新

  斫柴(音)亦即砍柴,“斫”这个音,翻遍了字典,似乎只有这个字最为贴切,既符合客家人把zhuo读成duo的发音习惯,也与客家人源出中原承继中原古音的身份相吻合。这里,可资借鉴与佐证的典故有两个,一个叫“运斤如风”,一个叫“斫轮老手”。《庄子——徐无鬼》里说:“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斫之,尽垩而鼻不伤。”《庄子——天道》言,齐桓公曾问轮扁斫轮之术,轮扁答曰“行年七十而老斫轮”,后人遂称经验丰富、技艺高超的人为“斫轮手”。在这两个故事里,“斫”都是“用刀斧砍”的意思。而在客家人的话语体系里,凡用刀斧之类的工具劈、砍、削,统统称为“斫”。

  斫柴是每个山娃子的务农基本功和人生必修课,就像打猪草是每个女娃子的本分一样,当然,在劳动力普遍紧张的年代,相互客串一下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这样一来,在山农家里,有几个男娃娃,就必定依年龄大小、身材高矮,备好不同规格的全套斫柴工具:柴刀、柴格子、扁担。柴刀有轻有重,扁担有长有短,柴格子有大有小。柴格子,是装运木柴的竹制工具。把削好的竹条从中间用火烘弯曲,再用棕绳绷系两端,那样子,就像一张绷得很急的弓。两两一组,在弓背缚以棕绳,并预留好受纳扁担的绳套。扁担多用毛竹做成,中间扁平宽大,以利分散、减轻肩头的压力;两端窄小圆润,刻有用来固定绳结的凹槽。一根好扁担,平整光滑,线条流畅,身形优美,拿在手上,手痒心麻,左挥右劈,来一套自编自创的少林扁担拳;压在肩头,受力均匀,轻悠慢晃,七八里山路腾云驾雾。至于柴刀,虽然由专业的铁匠师傅打制,但拥有一把好用的、有个性的柴刀,几乎是每个娃子乃至每个男人的骄傲与梦想,否则的话,“割卵不出血”,不单干活不爽利,还要被同伴们讥讽耻笑。

  斫柴是重体力活,亦是智力活。身强体壮、做事精作之人,一次就挑好几副柴格子上山,别人一担柴还在路上棱蹭,他好几担柴已经“打博”(交替接驳)到家。出门走哪条路,上哪座山,在他心中早有盘算。闭了眼,五岳三山也只不过是块活棋盘,何处有柴可堪樵采,何处没柴无须孟浪;哪里柴密正需砍斫,哪里柴稀尚需养护;什么柴好烧火旺火屎(木炭)硬实,什么柴难烧火闷火屎泡软,全都有一版册子在心里记着。上得山来,两眼一打瞄,何处下手,何处拢柴,无须可行性研究,方案已然成型。说时迟,那时快,袖子一撸,刀斧在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运斤成风,劈枝削叶,簌簌间,三面山坡成扇形倒卧一大片。“裁柴”(把斫好的柴裁成长短匀称的段)最见刀功,功夫高者,根根刀口整齐,长短划一,装进柴格子,垒在屋墙前,就像用机器切割的一般,齐崭崭的,看起来十分的爽心悦目,叫主人觉得很有面子;功夫未入流者,犬牙差互,挑在肩上,摆在院墙,羞于见人,徒增耻笑。农家院墙,是各家各户家底的展览馆,竹篙上晾晒的腊肉香肠豆腐干子,正门两边墙壁垒成城墙的柴垛,都是这一家子硬实力的表征,来来往往的行人见了,无不啧啧称赞。山村娶新嫂(新媳妇儿),“察家”是决定性的一个环节,婚事能不能成,关键是看你家的硬实力和软实力(后生仔够不够帅气机灵,公婆是不是好相处)能否打动女方家强大的亲友团!

  斫柴是累活,亦是苦活。山是原生态的山,而原生态是一个听起来很美好实际上却很麻头的词。群山如洋,林海茫茫,没可能去作人工的修整,自然蛇蚁横行,虫蜂蛰伏,山蚊成群。斫柴,无须大人长辈的教导传承,保护的是竹、杉、茶、松、樟等经济林木,斫去的是枯死的毛竹和妨碍经济林生长的杂柴。冬天到了,天气寒凉,蛇就喜欢钻进枯死的竹子过冬。斫着斫着,冷不丁掉下一条蛇来,魂魄都给吓飞了。最难防的是毒蚂蚁,一脚踩下去,踩到蚂蚁窝,受惊的蚂蚁四处乱爬,钻进你的裤管,咬得你双脚乱跳。还有那不知藏在哪兜树丛里的黄蜂,谁要是不小心扰了它的巢,蜂群即刻望风寻仇,蜇你个鼻青脸肿。还有一种“羊辣子”最是可恨,专门躲在树叶底下,趁你不留神给你的胳膊烙上一条痕,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简直让你痛不欲生。蚊子也是山里的常客,尤其是在竹林里面,砍竹子留下的竹兜常年积水,极易滋生蚊孽。细针长脚的嗜血花斑蚊像疯狂的轰炸机群,没头没脑地向你扑来,贪婪地吮吸着你的血,你要瞅准了,一巴掌下去,鲜血飞溅。嗜血一族不会因为你的雷霆震怒、大开杀戒而稍事收敛,它们视死如归,前赴后继,誓要将祖传的吸血大业发扬光大。碰上此等生灵界的无赖,你只有徒生愤恨却又无可奈何。至于茅草荆条把身上刮得青一道紫一道,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更是作田佬的家常便饭。

  艰辛的劳作会淡化生活的欲望,使人变得易于满足。释担就坐,一小块平坦的石头就是幸福;烈日当头,几片摇曳的树阴就是幸福;口渴难耐,插一根茅草进滴答的石缝就是幸福;饥肠辘辘,折几把半生不熟的野果就是幸福。走进莽莽群山,每一次出行都是旅游,山路弯弯,一曲一折都是天然水墨丹青。踏进浩瀚林海,每一次聆听都是赏乐,松涛阵阵,百鸟叽啾,不啻悦耳天籁。于是,幸福感便时时充溢着你的胸膛,让你感恩上苍的恩赐与厚待,怀着更大的善意、谦卑与仁慈去面对未来。

责任编辑:赖秀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