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悦读

登高在重阳

2019-10-10 10:27 云浮日报 赖秀梅

摘要:费长房要他在重阳这天让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系臂,并登高,饮菊花酒,才可免祸。不管登高是避祸,还是求寿,但九月九日正值仲秋,秋高气爽,风清云淡,脚踩山川,登高远望,啸咏骋怀,活动筋骨,强身健体却是不争的事实。

秦延安

秋风柔软了天,也开阔了地,更突出了山的巍峨。虽然须发皆白,衣带飘飘,但古稀之年的他,仍如一棵青松般,昂首挺胸地站立于一巨大盘石之上,登高望远。那犀利的眼神,极目远眺,似要攀越对面山峦上层层叠叠的石阶,随着林木苍翠的绝壁险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又似在感叹人生易老,亲情最贵。脚下的两山之间古树长松掩映着金碧辉煌的楼台、庙宇,不落寻常蹊径的高远技法和墨气明润、虚实相生的画面,让张大千这幅《重阳登高图》变得意味深邃。那种重阳登高的天高地广,宇宙浩瀚的博大心境,以及思亲念故之情跃然纸上。

《易经》中把“九”等单数定为阳数,九为阳之极。九月九日,两九相遇,日月并阳,便成“重阳”。《周易》讲究阴阳平衡,孤阳不生,独阴不长,中和为贵。两个老阳相遇,则是大凶之兆。相传这一天瘟气会降临人间,于是便有了登高避祸之说。南朝《续齐谐记》记载:汝南人桓景,随费长房游学。费长房要他在重阳这天让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系臂,并登高,饮菊花酒,才可免祸。桓景照办了,幸免于难。唐代《初学记》和宋代的《太平御览》等多部典籍对此均有转述。《礼记·祭法》记载:“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说文》解释有:“山宣也。宣气散生万物,有石而高也。”“天地定位,山泽通气。”让古人对山充满了敬畏与崇拜。所以,“登山祈福”的习俗早在春秋战国时就已流行开来。不管登高是避祸,还是求寿,但九月九日正值仲秋,秋高气爽,风清云淡,脚踩山川,登高远望,啸咏骋怀,活动筋骨,强身健体却是不争的事实。九为大,至尊,通长久,意长寿,而山则为地之巅,所以重阳节自然而然地变成了老人节,重阳登山对年老者来说,也是一项有益活动。

山有高度,人有浅薄。登高临风,借山之势,假物之情,便有了视角之改观。所以自古文人雅士皆爱登高。“人文始祖”伏羲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在俯仰之间领悟天地法则,画出了周易八卦。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荀子说:“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并感叹“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王之涣登鹳雀楼,情不自禁地感怀:“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而杜甫登泰山则留下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壮阔诗句,年老之时,又写下了《登楼》、《登高》千古名篇。重阳登高,带来的不仅是视觉的开阔、境界的提升,还有心灵的震撼,万物的崇敬。看天地之广阔,识自身之渺小,由“天之高”洞见到“天行健”,便知晓了君子自强不息之德;由“地之厚”洞悉到“地势坤”,便获悉了君子厚德载物之风。知不足,惠有德,其心态便如大地一般平静沉稳。

岁月有轮回,人生有更替。重阳登高不仅是一种开启心智的行径,还有辞青、尊老之俗。重阳节前后的那几天,可以说是秋天的精神发挥得最充分的时候。寥廓的天空,蔚蓝一碧。灿烂的娇阳,已把青青郊原晒成一片锦绣的华毯。葱郁的林木,换装为几丛灼嫩的红叶。告别了青春,迎来了金秋,这不仅是大自然的改变,也是人类的规则。只有登高,你才能看到丘陵起伏的高旷,才能知道大自然是如何地在那里表现着庄严灿烂的精神,又如何地在那里发挥着崇高悠远的诗意了。在这样美好的季节,这样丰硕的天地里,只有登高遨游,才不致辜负这大自然赐与我们的幸福,才能领略人生之富庶。

一扇从不曾打开的窗户,在重阳登高中打开了;一幅紧锁的心门,在重阳登高中开启了;那是视界的窗,也是心的门,更是人生的门,因为整个世界都被踩在了脚下。

责任编辑:赖秀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