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第七届乌镇戏剧节落幕 黄磊:撒了七年的种子终于开了花

2019-11-05 14:52 信息时报 莫颖琳

摘要:何炅第一次来乌镇戏剧节自然就是因为黄磊的原因,“当时真的就是来给戏剧节增加曝光度的,就觉得我的朋友办了一件很了不起、不容易的事情,要去给他撑场面。”

闭幕式现场。

何炅

第七届乌镇戏剧节于11月3日正式闭幕。闭幕式上同时对外公布,第八届乌镇戏剧节将于2020年11月5日~15日举行,主题为“茂”。主办方释义:“茂,丰富而非繁复,野生而又丛生,茂士即才士,茂年即盛年。让我们一起丰茂,以剧之名。”

黄磊是乌镇戏剧节四位发起人之一(其他三位是陈向宏、赖声川、孟京辉),每年这段时间,他就是来乌镇看戏的观众每天在不同场合偶遇到的那个“黄老师”,早上起来晨跑,在青赛现场维持剧场秩序、提醒大家关手机,在似水年华酒吧招待朋友……在戏剧节结束当天,黄磊和他的老友何炅就一起出席了今年最后一场小镇对话,分享了戏剧节七年来给他们生活带来的种种变化。

黄磊:每年都关心大家满不满意,今年有观众问“你对我们还满意吗”?

乌镇戏剧节办到第七届,无论规模与影响力都已经是国内戏剧节之最,拿今年来说,为期十天的戏剧盛宴,共有28部141场特邀剧目演出、18组共计60场青年竞演演出、超过1800场古镇嘉年华充满了乌镇西栅的各个角落。而在7年前乌镇戏剧节第一次举办时,不过6个特邀剧目,其中三个是分别来自赖声川、孟京辉、田沁鑫这些“自己人”的支持。

回想为第一届筹备的三年里,黄磊说有过艰难,但就没想过要放弃。“那个艰难来自没人相信有人做这个事情。我会和很多人游说、表达,‘我们想做个戏剧节’。那时候觉得挺难的,我到底在图什么?这并不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情。但我又特别喜欢戏剧,虽然我之前没有选到这个专业。”

都知道黄磊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但因为出生在戏剧家庭,他对戏剧的接触是从小开始的。不过比起当年,对很多戏的了解仅仅限于文字和照片,而今无法同日而语。对于这次戏剧节的剧目,他也感到很激动,“巴尔巴的戏又来了,布莱希特创办的剧院这次来了,彼得·布鲁克是在世最伟大的大师,他也第二次送戏来。对于我和大家来讲,这里真的像是戏剧的学堂,让你把当年看不到的东西看到了。”像今年的开幕戏是俄罗斯导演尤里·布图索夫执导的《三姊妹》,黄磊就特别熟悉,“我毕业大戏就是演《三姊妹》,我的角色是二姐夫,所以有种老友般的感觉。”

有观众形容,乌镇戏剧节像是给大家营造了一个梦境,在这过程中,不断地有人进来,大家不断继续编织这个梦境。而这个来了三年戏剧节的女生问了黄磊一个问题,令他当场感动不已:“作为梦境的缔造者,你们对大家的表现还满意吗?”

黄磊说:“这七年,我问过自己最多的一句话是‘大家满意吗’。我们每次开会的时候说有黄牛怎么办,青赛时我站在门口为什么这么着急?我想用各种方式让大家满意。今天我居然在第七年的时候,有个女孩说我来了好几次戏剧节了,你觉得对我们的表现满意吗?我真挺感动的,就像七年撒的种子,今年第一次开出一朵花,这朵花叫善意,戏剧、艺术就是善意的传递。我觉得这是戏剧节最大的意义。”

何炅:因戏剧看到了自己的渺小 但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

从第一届开始从不缺席的何炅今年来参加开幕式之后,中途因为录节目离开了两天,接着又再折回,他开玩笑说自己因此来过八次乌镇戏剧节,比黄磊还多了一次。

何炅第一次来乌镇戏剧节自然就是因为黄磊的原因,“当时真的就是来给戏剧节增加曝光度的,就觉得我的朋友办了一件很了不起、不容易的事情,要去给他撑场面。”但他也不是毫无顾虑的,“我觉得这里是一个景点,我不能来添乱,决定来了之后就躲在房间里,等到看戏的时候悄悄走进去。后来我发现——‘我是不红了吗’?”

何炅说,自己平时是很少有机会可以在路上自由奔走的。但他发现,在乌镇戏剧节上,路上有人遇到他,最多就打个招呼,“并没有那种我所担心的情况出现,大家都是来看戏的,最多觉得(碰上了)有点惊喜,这是老朋友的感觉”。

后来,到戏剧节来看戏的明星越来越多,今年就有不少人在微博和朋友圈因为跟林青霞、周迅、郝蕾、马伊琍等同场看戏而“暗爽”,但在剧场并没有所谓追星行为的发生。为什么?有观众就提到,是因为这些来戏剧节的明星都很正向,没有所谓的架子。“因为你们没有明星架子,我们才会感觉很亲切,才会特别守规矩。”

“慢慢的每一年都来,我的身份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今年黄磊说要我做青年竞演评委的时候,我当时有一种办卡变成VIP的感觉。”何炅表示,“对我来说,做评委没有心虚,虽然我知道自己在戏剧这个部分是有多么的渺小,其实每个人都很渺小,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这是乌镇戏剧节教给我的,也是青年竞演教给我的。”(记者 黄文浩)

责任编辑:莫颖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