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悦读

卖猪方式变迁记

2019-12-05 09:36 云浮日报 莫颖琳

摘要:原来现在各地都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掀起新农村建设热潮,农村散养猪的情况消失了,农户不养猪了。从“抬猪卖”到“赶猪卖”,再到“运猪卖”,表面是卖猪方式的变化,但其过程却折射了我国经济社会建设方方面面的成就。

叶广学

对世事的变迁,人们通常会用两个词表达自己的感情,一个是“唏嘘”,一个是“赞叹”。“唏嘘”是对世事变迁的无奈;“赞叹”是对世事变迁的惊讶、欣赏、叹为观止。新中国成立70年来,对中国“世事”的变化,人们都是一路“赞叹”。中国人在赞叹,外国人也在赞叹。对大事赞叹,对小事也赞叹。大事情大家都知道,不用说了,我们就说说小事情吧,比如农村卖猪这样小的事情的变迁,确实也值得赞叹一番。

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我出生后的20年间,农村人家的大喜事主要有三件:娶亲、盖房、卖大猪。娶亲、盖房这样的喜事不是家家有、年年有的,因此都不是最激动人心的。最激动人心的唯有“卖大猪”一桩,因为这事家家有、年年有,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那时候,养猪是农村家庭最主要的一笔副业收入,许多家庭日常开支的钱,大都来源于卖大猪。卖猪就卖猪呗,为什么要说成“卖大猪”呢?因为那时候养猪没有饲料,就靠米糠、杂粮、米泔、野菜(我们统称之为“猪菜”),剩饭剩菜一般是没有的,养的猪长得特别慢,通常要养上一年以上才舍得卖掉。养了长长一年时间的猪,都是些三四百斤的大猪,所以人们都爱称卖猪为“卖大猪”。

上世纪六、七、八十年代,我们家乡的农户卖大猪是靠“抬”的。那时候的生猪由镇食品站统一收购,家家户户的大猪都要抬到那里出售。一头三四百斤的大猪用大猪笼装着,七八个大男人费上半天才能将它抬到食品站。抬大猪卖是那个年代农村的特有风景。那个年代交通不便,连接乡村与圩镇的都是些弯弯曲曲、高低不平的小泥路,有些还不是路,只是些水渠基、田基、塘基之类,许多村庄连最原始的运输工具——大板车、鸡公车都不能使用。用赶的办法也不行,那时候的猪养足一年,圈养的地方比较大,农闲时还是放养的,脚力好,野性十足,根本驾驭不了。这一赶,必然满山跑,跑丢的可能性百分之百,谁愿意放出辛苦了一年才攒成的一大叠钱满山跑呢?基于这种情况,抬猪卖,便成了那时候农户的唯一选择。

家里要卖大猪的前两三个月,邻里间的相处是特别要好的,不吵架也不闹别扭,和和气气。如果有些什么小矛盾,即将有猪卖的一家必然会做出最大的让步,大事化小,再小事化了。我们家将要卖大猪,母亲总是叮嘱我们兄弟姐妹要与邻居的孩子好好相处,别吵架打架。母亲不是怕我们被人家打伤,而是怕我们误伤别人。若果我们错手打伤了别的孩子,那孩子的家长难免要生气。这一生气后果很严重,他们会待到我们家卖大猪的时候借故不参与,抬大猪的人手就成问题了。村子不大,人手本来就凑合,要到外村请人就麻烦了。我的母亲这么想,别家的大人也会这么想,于是,淳朴的乡风民风便吹起来了。现在回想起来,还特别令人陶醉。

主家对来帮抬大猪卖的人,是不支工钱的,只管两顿吃。清晨一顿饱饭,至于菜嘛,多数是些时蔬和隔餐的豆腐(现做来不及)。大家吃饱后合力抬猪。卖猪后,中午饭再聚在一起吃一顿。这一顿是庆功宴,大盘猪肉是少不了的。此外,还会有几壶散装米酒。

时间进入九十年代初,我惊奇地发现村里人卖猪不用抬了,改用“赶”。赶猪的人是卖猪肉的屠夫,俗称“猪肉佬”或“劏猪佬”。他们除了专业杀猪、卖猪肉外,还兼职贩猪。农户把猪估价卖给猪贩子,直接在家里数钱了。猪贩子把绳子的一头系在猪的一条后腿上,手拿着另一头,挥动着竹竿子赶着猪走。开始时,猪会乱跑,猪贩子一拉绳子,猪后脚便被拉起,跑不动了。猪有时也会耍赖的,躺在地上不肯走。猪贩子于是拿手中的竹竿子一顿招呼,那猪又挣扎着爬起来慢慢地往前走了。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小半天工夫就能走到食品站了。我开始觉得很纳闷,村里养的猪不是很野吗?怎么变得如此温顺了呢?后来才明白,因为经济发展了,农村温饱解决,猪的伙食也跟着好起来,能吃上饲料了。加上养猪也讲究科学了,猪长得快,一般4个月左右就能出栏了。才4个月的猪就长到二百斤左右了,这样的猪,野性也没来得及养成,脚力也不足,只能任凭猪贩子赶了。

赶猪卖的现象大约存在了三五年时间便消失。此时的乡村发生了新的变化,人们懂得了路通财通的道理,各村都修了村道,不少还实现了硬底化。交通方便了,猪贩子便开始用“三脚鸡(三轮摩托车)”、“微型仔(小农车)”运猪了。

近几年,我又发现了一个新情况:在乡间的道路上很难看到“三脚鸡”或“微型仔”运猪了。原来现在各地都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掀起新农村建设热潮,农村散养猪的情况消失了,农户不养猪了。生猪的饲养都规范化地集中到大、中、小型的养猪场了。现在的农村,很难闻到猪屎的味道了,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养猪场卖猪用的车辆也不再是“三脚鸡”或“微型仔”了,用的是专门的猪笼车,既卫生又安全保险。专门的运猪车装运的猪只也多,散落的污染物大大地减少了……

中国富起来了,农村人卖猪的方式也随之变化了。从“抬猪卖”到“赶猪卖”,再到“运猪卖”,表面是卖猪方式的变化,但其过程却折射了我国经济社会建设方方面面的成就。

滴水见世界。从农村卖猪方式的改变,我看到了老百姓生活的日益美好,看到了祖国的伟大,看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曙光。

责任编辑:莫颖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