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悦读

那天,如果没有下雨

2019-12-13 17:03 云浮日报 秦小青

摘要:学校中,老师的批评声、同学的排斥声、朋友的厌恶声,还有父母恨铁不成钢的声音……那些声音如潮水般,源源不断地涌进我的脑海里,身体无力得仿佛要陷入这浪潮中。她抬头看着那从天而降的雨点,我看到,那双迷蒙眼睛里,却若隐若现地闪耀着一点明星,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着,露出一丝微笑。

新兴县实验中学初三(18)班 潘琳

寒雨绵绵忽逢花,人海茫茫偶遇她。 ——题记

那天,秋雨寒寒。雨,沉重地击打着雨伞。冷,渗入心;寒,透过骨。我独自站在公园里,风雨声如野兽般在耳边嘶哑着。学校中,老师的批评声、同学的排斥声、朋友的厌恶声,还有父母恨铁不成钢的声音……那些声音如潮水般,源源不断地涌进我的脑海里,身体无力得仿佛要陷入这浪潮中。

雨大了,沉重了;脚,也重了。哀叹一声,拖着那重如山的双脚,慢吞吞地走着。在草坪转角,迷迷蒙蒙的视野下方,忽现一点白色。我停下机械般运动的双脚,蹲下身俯望着。石缝中,一朵花,一朵娇弱的白花,一朵被寒雨击打着却仍不肯弯下那挺直腰板的白花。雨水,重重地压在它那单薄如纸的花瓣上,我看着那花,摇摇欲坠,苦苦支撑着。只要再有一滴雨水,就会把这可怜的白花给压垮。

事已至此,又何必苦苦挣扎,只能抱怨自己的命不好。为何要出现在这世界上?为何要在这里生根发芽?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开花?我伸出手,想把那朵花从煎熬折磨中,结束它那还没真正开始的一生。这时,一句轻快明亮的话语传过来:“雨这么大,怎么还不回家?”我站起身,转身回头,那是一位衣着朴素、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她手中有两把伞,一把撑着,而另一把黑色的紧握在手里。

“那你怎么不回去?”我警惕地问道。她轻声答道:“我那坚持在山区支教的儿子要回来,本想着去车站接他,可是刚出来不久,就来电话说不用了。既然出来了,就到这里散散心。”我听着,她的语言明明是那么的轻快,却又是那么的苍白和沉重。她的眼眶微微发红,眼睛里布满血丝,眼角处,还留着几行泪痕。或许,是她将与心心念念的儿子久别重逢,却被一场雨破坏了;或许,是因为一场雨,让她想起了伤心的往事……但是,无论如何,这场雨,都让她感到寒冷。她抬头看着那从天而降的雨点,我看到,那双迷蒙眼睛里,却若隐若现地闪耀着一点明星,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着,露出一丝微笑。她继续说道:“还是快回家吧,雨总会停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她说的话,虽然只是平淡无奇的寥寥几字,却让我在这寒心透骨的世界中,感受到一丝余温。我向她点了点头,道了句谢谢,离开了。雨,轻快地下着,但已不再寒;脚,也不再重。回头再看,人已经离开了。但在那朵白花上,留下了一把黑伞。那伞,为那花遮风挡雨;而花,仍在那开着。

又是一年,我想,如果那年那天没有下雨,我是不是就不会重拾信心,成为现在的我?是不是就会从此对生活失去希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仍在期盼着能在哪个雨天再次与那位改变我人生的妇女相逢。可是,现如今,公园还在,人已不在,花也不在,但我心未寒。

点评

文章多处运用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生动形象地描写当时的环境,渲染一种孤寂冷清的氛围。运用细节描写细腻而形象地突出了我因花和妇女的出现内心细微的变化。用花和雨为线索,在结构上首尾呼应,内容上一波三折,设置悬念,引人入胜。 指导老师:张焕婷

责任编辑:秦小青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